杭州萧山法院苏杰,滥用权力无故不让公民旁听,怎么办?

  2019年1月18日上午,杭州萧山人民法院10号庭,一起“民告官”案件开庭。瓜沥一位农民因拆迁协议问题正在告瓜沥镇政府,本人因为也有案子在告瓜沥政府(空白拆迁协议欺诈案)所以特意来旁听,增加自已的法律知识。本人刚入座,法官苏杰就让我退出法庭,我表示为什么不让我旁听,什么理由不让我旁听?苏杰不由分说就休庭,并让书记员去叫法警,要来强行驱赶我。我进法庭之前,经过身份证登记,正常安检,手机也调成静音模式,并且为了保持法庭肃静,特意在最后几排落座。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苏杰作为萧山区人民法院的一位法官,如此无法无理由的不让我旁听,当时他就是这么不讲法,不讲理,瞬间,法庭变得死一样沉寂。本人被迫离开法庭。如此一幕就在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庄严的10号法庭发生。
  这是公开开庭,不涉及个人隐私和机密,又不是未成年人案件,为什么不可以旁听?本人被逐出法庭后,本人通过萧山区人民法院信访室向萧山区人民法院施金良院长写了封情况说明信,并要求给出处理意见。但萧山区人民法院至今没联系过我!
  我国法院法庭规则规定,公开审理的案件,公民可以旁听,根据法庭场所和参加旁听人数等情况进入法庭;未成年人(经法院批准的除外),精神病人和醉酒的人,以及其他不宜旁听的人不得旁听。
  如果说苏杰法官禁止我旁听,符合上述规定,理由只有一个,我是“不宜旁听的人”。但旁听席有约好多空的座位,完全能容纳;本人无违反法庭纪律的言行,怎么就成了“不宜旁听的人”了呢?中国政法大学的一位教授指出,法庭规则规定的“不宜旁听的人”,虽然应当由法官认定,但决不能理解为,法官想赶走谁,谁就是“不宜旁听的人”,否则这个规定就成为法官肆意剥夺公民旁听权力的借口。
  公开审判是宪法的要求,公开审判允许公民旁听,有些法院包括最高法都有进行网上实时直播开庭,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本人还没看到过民告官也就是行政官司公开直播过。
  法治中国决不是空口号,公民要学法懂法守法,作为人民政府,人民法院更要严格遵守法律,而不是知法犯法,践踏法律,公开开庭一个看似早已解决了的问题,但在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仍是问题。
  本人希望杭州萧山人民法院公开当时庭审录音录像,公开公正处理此事件,不要护短!
  但是萧山人民法院至今没有任何回音回复,打电话到杭州中级法院,说处理不了,让我找萧山法院。苏杰不依法履职,违反秉公用权以及道德操守等规定,涉嫌滥用职权等职务违法犯罪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