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自首”效应成为治理腐败常态化

  新近看到媒体报道:四川省纪委监委在全省集中开展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管理问题专项治理行动过程中,于2018年6月发布了《关于限期主动说清问题的通知》,要求存在问题者要在当年8月15日前向当地纪检监察机关主动说清问题,组织上将综合考量性质情节、觉悟态度、后果影响等因素,依纪依法从宽处理。自公告发布,截止8月15日,四川省共有24972人主动说清问题,上交违纪资金8044万余元。诚然,面对“两万多”、“八千万”这两个数字,无论是谁都会感到震撼,四川省在专项治理活动中所采取的措施,并不是首创,但却成果丰硕,甚至是带来了意外惊喜。较为突出的有以下几方面,一是客观上压缩了腐败存量。从总量上来说,集中批量发现了更多的腐败问题,使腐败存量进一步减少,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的成果得到更加巩固。二是压缩了腐败惩处时间。假设,此两万多人的问题线索都能够被及时发现和有效处理,那么这样一个个地去查处,那将是一个旷日持久的过程,采取限期交代的措施,极大地加快了清除清存腐败的进程。三是节约了违纪处置成本。问题线索从发现到处置,从经济成本角度是可计算的,违纪干部在限期内主动交代问题使纪委监委机关的查处工作变得更容易,同时也节省了更多地人力物力资源,使得经济成本降到了最低。四是增强了震慑伤作用。限期主动说清问题,既体现了越往后执纪越严的刚性,又体现了“四种形态”的柔性,收到了惩处极少数,教育大多数的政治效果、法纪效果和社会效果。四川省在专项行动中采取限期主动交代的办法,取得了积极的成效,为我们在更多领域来治理腐败问题提供了有益借鉴。当前,在黑龙江改进作风优化营商环境的重点工作中,如果以此措施作为突破口,也必定会加快工作的进程,必定对打击破环营商环境的违纪行为,和把“人人都是营商环境”理念融入血液起到积极的推进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