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肆意挥霍子孙后代的幸福生活》

  《不要肆意挥霍子孙后代的幸福生活》
  我的家乡烟洲镇位于湖南省常宁市东北部,东邻舂陵水,与耒阳市隔河相望,西与蓬塘乡毗邻,南接荫田镇,北与水口山镇接壤,西抵蓬塘乡,是一个人杰地灵、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全镇总面积72.9平方公里,辖35个村,1个居委会,396个组,9075户,总人口31828人。
  关于烟洲地名的由来,历来有两种说法:一说是始建于乾隆年间,因此地盛产烟、酒,加之舂陵水中有一沙洲,故得名烟洲;另说则是舂陵河东安有座烟山,附近的河中有鹭鸶州,故取字得名烟洲。解放前,为烟洲乡,解放后设石岭,水口山、烟洲三个乡,1956年合并为烟洲乡,1958年改名为水口山人民公社,1961年,分为蓬塘、新力、亲仁、大市、烟洲五个公社,1983年改为新力乡,1994年,经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准,撤销烟洲乡成立烟洲镇,1995年撤区并乡后,原新力乡、亲仁乡、烟洲镇的两乡一镇除划出9个村归松柏管辖外,其余合并为烟洲镇。烟洲镇农产品丰富,以粮食为主,同时盛产茶油、柑橘、桃李,有茶油之乡的美誉。矿产资源丰富,主要有煤、锰、锡等。
  10月20日,我在微常宁微信公众号上看到由彭国富、星辰影视、小苇、张学斌团队拍摄制作的《航拍大美烟洲,不一样的视角带你不一样的震撼》微视频,一看到“烟洲”这两个字眼,当时就觉得很震撼,居然还有人航拍烟洲!烟洲,我的家乡呢!能不震撼吗!我想这应该是每个看到这段微视频的烟洲人共同心声吧。同时,我又很感到莫名其妙的惆怅,为什么惆怅呢!要是这段视频在我儿时的时候拍摄的话,烟洲是不是会更完美,更让人震撼。可惜……
  但作为个人,我从内心里是非常感谢这个团队辛苦的付出的,是他们这个团队的辛勤协作,才能够让我们烟洲人,尤其是远在他乡的烟洲人,一饱眼福,鸟瞰了烟洲的全景,也话梅止渴般的一解了他乡烟洲人的思乡之苦。
  都说这种正能量行为,人们是大力支持的,而对于烟洲人而言更应该感念,而我却孤注一掷的认为,烟洲人更应该从中深刻反思醒悟。在视频中我们看到了大美,和感受了不一样的震撼,也更应该看到千仓百孔衰弱的烟洲躯壳和萎靡不振的精气神。人们常说,我们不怕夸夸其词的华表,就怕华丽转身背后的沉沦。
  我清晰的记得,年后回乡。说是回乡,其实不算确切。我在家乡长大,却不在家乡工作生活,说是回乡探亲倒是确凿无疑。从离开家乡十几年,每一年,或者每两年我都要回家乡去探亲。双眼亲眼坐实的并不是像彭国富、星辰影视、小苇、张学斌团队拍摄制作的《航拍大美烟洲,不一样的视角带你不一样的震撼》微视频里的那种震撼,而是让我心神不安,内心焦虑的恐惧。微视频毕竟只是人们用于记录美好,或者用于做宣传的一种工具,在各种修饰魔变软件成熟的今天,这些已不足以让人信服,反而自古以来亲眼所见的才最位真实些。
  从内心讲,我是非常爱我的家乡的,我在专家的自作《记忆里的故乡之春》、《离不开的城市回不去的农村》等多篇文章中都深入的描写了家乡烟洲,且都是发自内心肆无忌惮、恨铁不成钢、爱恨交织等的言语,可都因力量有限,还是未能触及到全烟洲人的心灵,因此,我最终也只有可悲可恨,但又一直坚持这没有一丝丝慰藉我心灵的激昂文字。
  前些日子,跟父亲在电话聊天时,听到父亲跟我对白的一段话,又再次勾起了我内心的涟漪,触动了我的心灵,因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又想起提笔起字,企图再次用文字来唤醒烟洲人迷失的灵魂。
  我记得父亲在电话里说:“你弟弟怕是要打光棍了,我托人他说媒,有几家家长都表示同意,可是人家女孩跟自己父母说如果要我嫁到烟洲街,你就当没生我这个女儿吧!”
  我不知道我们烟洲人听到这段话,自己内心是不是感觉很扎心呢?不!我觉得应该是很锥心才能表达的更深刻。很多人会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才能够表达的恰到好处,或者最为适宜,我个人觉得答案更应该去问一问烟洲人自己,或者烟洲人自己应该去做做问卷调查,去认真看看烟洲人在旁人眼中到底是什么个样子!听听旁人是怎么评价我们烟洲人的!
  烟洲,从发展沿革来说,大美烟洲本应该像文字描写的那样,婉约得体,落落大方,师夷长技以制夷,如惜字塔一样璀璨生辉,屹立不倒;本应该像微视频航拍的那样风景如画,景色宜人,民风朴素,笑迎八方宾客,如舂陵之水一样风情万种,流连忘返。然而,现如今的烟洲,却俨然如一潭死水,恶臭远扬,不堪入目。
  谁是罪魁祸首,毫无疑问,是嗜赌如命、自暴自弃、自私自利、毫无尊严、目光短浅的烟洲自己人。作为一个客居外乡的烟洲人,我最能感同身受,每当寄居异乡,遇到挫折和苦闷的时候,自己常常会想起儿时农村的日子,我觉得那些农村的记忆就仿佛是母亲的叮咛,随浓浓的晨雾,淡淡的晚炊浮现,常使自己思念的波涛如不安的潮汛。我觉得那些农村的记忆就是父亲的辛勤,伴黎明的鸡叫,星夜的蛙鸣萦回,常使自己牵挂的目光如暮归。
  然而,现如今这一切都变了。每年回家乡探亲之时,我也总是免不了去饱尝一番浓浓的春味或者乡味吧,但事实却没能如自己所愿,尤其是近些年回家,最让我大扫兴而归。家乡烟洲曾经满山的茶树林不见了,桃花园消失了,油菜花只剩下了零星的一小块一小块的了,满山乱串的野兔走了,欢快的小鸟悦耳声音变少了,田地荒芜杂草多了,门前屋后的绿化风景树被砍伐了,大街上年轻的生命力,大多都临时的隐没了,生机勃勃的烟洲不知道是衰弱了,还是沉沦了。眼前的一幕幕景象,着实让自己惊讶了,也让自己不敢去想象如今故乡的春天,到底是什么样子;从眼前的一切实景看,我想应该是不会好到那里去的。
  当我一鼓作气的跑回家里,向母亲问个究竟,母亲告诉我的答案是,市里为了打造新的油茶之都,将茶林都承包给了外乡人,把原本普通的茶树都砍伐了,将原来陡峭的茶山都推成了易攀爬的梯田山了;为了扩大烟洲小镇的容纳量,桃花园也被推平了,并建起了一栋栋的楼房卖给了在镇上做小本买卖的生意人;门前屋后的风景树都被一颗颗倒下了,有的被变卖了,有的被留下来做棺材本,反正都很难见到了;随着社会的发展,种地已经不能满足劳作人民的生活了,勤快的家庭南下务工了,懒惰的在家浑浑噩噩度日如年,没有了年轻的劳动力,田地自然就荒芜了,没有价值的农田继续荒芜着,有价值的农田都被所谓的开发利用建起了新房。说到此,母亲还特别高兴的告诉我:“我们家也分到了两个门面呢!”
  我很想跟母亲说:“田地山都没了,等你和父亲老了,等你的儿子辈们老了,等你孙子辈们都老了……他们吃什么?”
  我一阵沉默,不知道自己应该是高兴还是高兴呢!要说高兴,家里也分到门面,比起那些同年们,一家人历经万难花很多钱买到地皮再盖房子,最起码我不要花钱买地皮,这应该庆幸吧。可是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我怀念小时候打猪草的自己,我憧憬放荡不羁穿梭茶林不觉得累的那种感觉,我思念百鸟高声放歌的声音,我期望去桃花园里赏花折枝的快感,我渴望烟洲的春天,我喜欢以前的那一切,而现在这些却全部变得那么的遥远。
  我问母亲:“那些山推了几年了,山上的茶树什么时候能长起来!”母亲回答说:“有个四五年了吧,茶树大概两三年就长起来了,管他呢,反正都承包给了别人……”
  母亲的回答,足以让我看到了烟洲人们的满足感,可是我看到的却是惶恐不安的忧虑。我走在田埂上,看到的除了零星的方块油菜地,其余剩下全是杂草和分不出类别的垃圾;茶林虽然一眼可以瞭望到边际,却全都变成了真正的黄土朝天,杂交茶树都种下去好几年了,还是没有长高,水土的流失不堪入目;就连烟洲的母亲河也没有逃过被开发的劫难,浑浊的河水,俨然没有我童年那时候清澈了,河面上到处漂浮着各色各样的废弃物;难道这些就是故乡人们所谓的满足吗!
  我想也许茶林在很多年后还会恢复它的林,它的四季常青,也许野兔还会回来,也许鸟儿还会欢快的歌唱,也许油菜花还会开花,也许桃花还会飘香,也许故乡的人们满足了自己住房困难,也许烟洲还会依然的活着;但是,或许山再也不会是那个山了,或许野兔再也不会那么悠然的跑来跑去了,或许鸟儿的歌声再也不会那么的密集了,或许油菜花再也不会连成片了,或许桃花再也不会那么的亲近了;若干年后,或许烟洲的人们富裕了,却不一定还能找到那种亲近自然的幸福感了,因为这一切真的好像是还很远很远……,就算是不会等太久,那一切也将不会是每个烟洲人们,当初想要的那种感觉。
  这些只是所谓大美烟洲的一角,还有更可怕的是民风民俗和思乡上的认知。从父亲给弟弟说媒那件事就可以很显然的看出来,烟洲的民俗败坏的有多可怕。“如果要我嫁到烟洲街,你就当没生我这个女儿吧!”这句话已经足以诠释了烟洲可怕的现状。为什么那么可怕,我深究期中原因,烟洲很强势,很懒惰,嗜赌如命、又很自私,家家户户只打自家的小九九,思乡滞后封建,欺行霸市,为我独尊,排斥外来商旅,甚至强行欺压,自我优越,欺男霸女,毫无建设美好、文明、和谐、发展烟洲的理念。总结起来简单明了“思乡滞后,老不耕种,少不谋生,嗜赌如命、商旅入不敷出,老者坐等坐山空,少啃老坐等幸福来,为己私利,互为对手,欺行霸市,欺男霸女,大局不顾,终贻害万年,祸及子孙。”这也是烟洲衰败的主要原因。
  我不知道有多少烟洲人曾反思过,或者曾醒悟过,但我的父母亲却一直劝我说:“好男儿志在四方。”这些年每次回家的亲眼所睹,和身同感受,我愈加明白和理解父母亲的这句话的深意。当然,这只是我的父母,我相信像我父母亲一样的人群也很多,这也是我记事起至今近三十年了,烟洲人口一直都未增加的主要原因。
  十几年的客居异乡经历,自己深知“金窝里银窝里不如自家的狗窝里”的通俗说法,因而也越来越想回到家乡实现自己儿时的愿望,但只要自己奋不顾身下定决心的时候,家乡的种种现状又让失去了回归家乡的勇气。也许是我太过于忧虑和悲观了,但又确实有很多跟我同梦想的烟洲人,当然也有更多烟洲人没有真正用心的的体会过和思虑过。
  这几年每次回家探亲总是能感受到,在小镇上活动的都是些老弱妇幼和学生,只要是不到逢年过节,很少看到青壮年,或者有想法的烟洲人留恋故乡烟洲的影子,有幸见识到的熟人,也大多是迁出了小镇,而回来省亲的过客,尤其是女孩,很多一部分都远嫁了,这一点都毫不掩饰的证明了,烟洲已经不再那么的让人们梦牵魂绕和安心扎根了。
  每次写关于烟洲的文章,我内心都很波澜,而今天也不例外,我不知道该如何在文字的引领下唤醒烟洲人,突然想起司马光的一段话很朴素得体。司马光在留给子孙后代的家训中说:“积金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守;积书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读。不若积阴德,于冥冥之中,为子孙久长之际。”意思是说:积累金钱留给子孙,子孙不一定有能力、有德行守得住。积累书籍留给子孙,子孙不一定能有时间、有智慧去研读。所以还不如多行善事,给子孙后代积累些阴德,作为子孙发达昌盛的长久之计。
  烟洲不是某一个人的烟洲,是三万多烟洲人共同的烟洲,烟洲人必须从思想有一个新的高的认识,以建设美好、文明、和谐、发展烟洲的理念,人人心中有德、言行文明、胸中有法、爱国守法、明礼诚信、团结友善、勤俭自强、敬业奉献、文明礼貌、助人为乐、爱护公物、保护环境、遵纪守法,才能建设大美烟洲,和不一样的烟洲震撼。
  我常想,不管自己走到哪,自己的根依然还在烟洲,我希望已经移居烟洲的烟洲人,还在烟洲这块土地上生活的烟洲都不要忘了自己的根,给我们子孙后代们留点什么,留多留少,烟洲人自己掂量掂量。
  我坚信我们的子孙后代有一天也会这样想,尽管年年都有人口在流失,但是烟洲还依然在,我们走的再远,也走不出烟洲母亲的心灵街道。烟洲人,请不要肆意妄为的挥霍了自己子孙后代的幸福生活,子孙后代不会要一个如一潭死水,恶臭远扬,不堪入目的烟洲。
  烟洲,请珍惜!烟洲人,请珍惜!否则,就算死了,自己孙后代也会向我们索要本应该属于他们像文字描写的那样,婉约得体,落落大方,如惜字塔一样璀璨生辉,像微视频航拍的那样风景如画,景色宜人,民风朴素,笑迎八方来客,如舂陵之水一样风情万种的烟洲。那么,我们身后能真正的安心吗?
  2018年12月15日
  钟承华 作于 新疆乌鲁木齐